卖卖卖!爱上编程的潘石屹不想做开发商了这次的绯闻对象又是它

每经记者 陈梦妤     每经编辑 魏文艺 卢祥勇    

今日(3月10日)早间,黑石集团被传提出以每股6港元的价格私有化SOHO中国,交易价值40亿美元,报价较上日收市价2.98元高逾一倍。SOHO中国亦公告宣布,于3月10日上午11时12分起短暂停止买卖。临停前,SOHO中国股价报4.1港元,涨幅高达37.58%。

从2016年初,蘑菇街开始转型直播业务。报告期内,蘑菇街日均可观看直播内容时长已超过3800小时。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未来将加强短视频形式的社区建设,增加直播间之外的活跃度,提升粉丝营销的效率。

自2018年12月在纽交所上市以来,蘑菇街股价总体呈低迷态势。截至美东时间3月12日收盘,蘑菇街股价跌29.70%,报1.16美元,较发行价14美元缩水超过九成,市值为1.24亿美元。

受此影响,报告期内,直播GMV为33.52亿元,在总GMV中占比为53.2%。同时,该数据相较于上一财季的16.29亿元,环比增加105.8%,可见在报告期内蘑菇街在直播业务上所投入的力度。

潘石屹不想做开发商了?

值得一提的是,该财季,蘑菇街运营亏损高达15.95亿元,同比扩大1532.45%,受其影响,净亏损高达16.35亿元。这就造成蘑菇街上市以来最大单季运营亏损及净亏损。

凝心聚力,发挥优势,积极贡献战“疫”力量。充分发挥学科优势科学抗“疫”,医学院、附属医院104名医务人员紧急驰援一线,全力支援武汉开展医疗救治工作。充分整合校内多学科力量并联合校外有关科研力量,自筹经费紧急启动“同济大学新型冠状病毒防治应急科研攻关项目”。学校附属东方医院联合药物研发生产企业等紧急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并参与科技部相关应急攻关项目。组织专家团队编写《抗疫•安心――大疫心理自助救援全民读本》,印刷10万册赠送湖北和上海群众。面向海内外校友发起“同济大学医疗支援专项基金”,世界各地同济校友纷纷行动,首期捐款150万元,通过各种渠道采购、捐赠疫区紧缺的口罩、防护服等物资,共克时艰、共渡难关。

当时,潘石屹还向外界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有钱了,SOHO中国又要开始拿地了。“下一步可能考虑拿地,还是集中在大城市,一线城市,还有一线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我做这个房地产就认证一条,地段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好的地,就把178亿元银行贷款还一还。还一点好,对公司来说压力小一点。”

在此背景下,报告期内,蘑菇街新增主播约5000名。在2019年双11“直播狂欢节”期间,蘑菇街全品直播GMV同比增长155%;“12.10直播购物节”,蘑菇街全品类直播GMV同比上涨120%。

直播业务似乎朝向蘑菇街规划的方向发展,至少在GMV占比上表现如此。这在某种程度上,亦与电商世界的发展趋势相吻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与蘑菇街的商誉折损有关,该项让蘑菇街付出了13.82亿元的代价。倘若剔除这项商誉折损,蘑菇街的运营亏损为2.13亿元,略低于上一财季的2.24亿元。

直播GMV占比首过半

潘石屹“卖卖卖”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体量尤其大,市场对其私有化的传闻也愈演愈烈。

丽泽项目之后,SOHO中国就没有再继续没有打造新的写字楼了。

从公开资料看,阎岩1996加入SOHO中国,此前曾是恒基(中国)助理市场总监。入职SOHO中国的22年里,她历任首席运营官、财务总裁和总裁,负责项目拓展、成本预算控制及全面管理等,是高管里少有的老臣。

而4个月后的2019年10月22日,SOHO3Q被传已将11个位于北京和上海的项目打包卖给筑梦之星,当时SOHO中国方面并未给出明确回复。

在此背景下,蘑菇街依旧押注直播。蘑菇街CFO对外表示,尽管公司接下来发展中还将遇到各种挑战,比如此次新冠疫情的冲击,这可能会给业务带来不确定性,但我们仍将继续推进直播战略,直播业务将占据更重要的份额。

2019年6月,潘石屹说:“我当年也是做房地产开发的,很活跃的,所以市场上就要不断交易。”

陈琪表示,蘑菇街在探索直播业务的边界,包括在品类、品牌、价位等方面,帮助平台主播增加直播间商品的丰富性。在品类方面,新增了约2000家直播商品供应商。除了美妆、服装等核心品类,蘑菇街已将珠宝、家居用品、生活方式产品以及其他时尚相关类别纳入直播范畴。

去年5月30日,蘑菇街曾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一项股票回收计划,在未来12个月时间内可买入至多1500万美元的股票。

半年两次异动皆由黑石引发

对于SOHO中国这一年来在北京力推的丽泽SOHO项目,2019年6月,潘石屹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计划于当年9月5日拿到竣工备案。对于丽泽区域的价值洼地说法,潘石屹笑称,一开始租金不可能很高,租金不高才能把人才吸引过去,而且体量很大。“望京SOHO最开始每平方米租金才5块钱,现在最高可以租到12块钱。”

整个2019年,电商直播迎来井喷,李佳琦、薇娅等头部KOL的带货能力有目共睹,仅淘宝直播“双11”当天引导成交额就近200亿元。一个全民直播的时代隐隐若现。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宣布转型以来,SOHO中国在过去几年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大宗交易动作,金额较大的包括84.93亿元将外滩“地王”股权转让给复星,52.3亿元出售上海SOHO海伦广场和静安广场,50.08亿元出售凌空SOHO等,金额合计近300亿元。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据统计,一季度,国内原料黄金产量为82.63吨,与2019年同期相比,减产10.14吨,同比下降10.93%;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148.63吨,同比下降48.20%。

而据2019年半年报,SOHO中国的非流动资产总和是636.6亿港元,这与外媒报道的出售权益总价几乎持平。

5个月后,丽泽SOHO正式投用,潘石屹和张欣共同为项目站台。针对资产打包出售的传闻,潘石屹说:“你去看公告吧,我们已经发公告了。” 这与SOHO中国一贯的公告文风一致,看起来作了澄清,但既不明确说“卖”,也不明确说“不卖”,都给了大家无限的猜测空间。

分类施策,筑牢防线,动态实施网格排查。学校制定学生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在校住宿学生管理工作方案等,定期印发《近期学生防控工作要点》,按照每日报备、实时更新、建立台账、后续追踪的“全过程”管理模式,通过网络平台逐一对学生身体状况开展排查;针对疫情严重地区学生,辅导员“一对一”联系对接,努力协调解决其实际困难。快速梳理核实全校98个二级单位、近1万余名教职员工信息,重点梳理教职工返沪时间等动态信息,每日开展全员排查。实行日常工作“一日一报”“一地一报”、监测工作“一人一报”“一事一报”。

受电商促销季影响,该财季实现营收2.70亿元,为整个2019自然年单季最高值,但同比2019财年Q3的3.67亿元,仍下降26.6%。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受商誉折损(goodwill impairment)影响,该财季运营亏损急剧扩大,为15.95亿元,同比2019财年Q3的0.98亿元,同比扩大超16倍。

实际上,在上一财季,蘑菇街运营亏损达2.24亿元,达到2018财年Q3以来的峰值;其净亏损则达3.26亿元,同比扩大80.75%。

2016年2月,蘑菇街与美丽说完成战略融合,成立美丽联合集团。不过,由于两家业务高度重叠,很难达到1+1>2的效果,其交易额总量也有减无增。有数据显示,合并前2015年两家交易额合计近200亿元,到2016年合并后交易额缩水为90亿元左右。在上市前夕,美丽联合再度更名。2018年11月,美丽联合重命名为蘑菇街。

2019年上半年,SOHO中国的营业额约8.89亿元,2018年同期约7.95亿元(剔除已售凌空SOHO租金收入影响),同比上升约11.8%;净利润仅5.65亿元,同比下滑高达48.36%,几近腰斩。

如果真的如潘石屹所说SOHO中国“没有任何资金原因”,那么或许只能解读为,“我今年57岁了”,要开始专心写代码了,也不想再好好做开发商了。

SOHO中国这两次异动皆由黑石集团引发,这一次则提了一个非常理想的报价。

押注直播风口,仍未能阻止蘑菇街亏损步伐。

坊间传言,黑石与SOHO中国的交易,很有可能是由阎岩促成的。

不过卖资产属实,拿地恐怕是遥遥无期了,毕竟财务报表的数字实在不是太好看。

5个月后,他发微博表示,“要开始学Python了”,作为给自己的人生礼物。

这是SOHO中国半年来第二次股票出现大涨。上一次是2019年10月30日,盘中涨幅一度高至27.07%。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实际上,蘑菇街堪称抓住直播发展的先机,但受规模影响,目前其与淘宝直播相比,仍属腰部玩家。也因此,2019年,在直播业务板块,蘑菇街进一步发力,如推出针对主播招募的“双百计划”和主播跟着货走的“候鸟计划”。

中国黄金协会同时分析指出,受疫情蔓延、大宗商品价格及全球股市波动等因素影响,资本市场资金避险需求迫切,黄金避险功能受到追捧,黄金交易量大幅增长。一季度,上海黄金交易所全部黄金品种累计成交量双边1.80万吨,同比增长24.00%,成交额双边6.40万亿元,同比增长54.08%;上海期货交易所全部黄金品种累计成交量双边2.06万吨,同比增长62.26%,成交额双边7.06万亿元,同比增长94.25%。

财报显示,该财季,蘑菇街GMV(商品成交总额)达62.99亿元,同比增长8.0%。其中,直播业务GMV达33.52亿元,在总GMV中占比过半。

去年6月28日,SOHO中国宣布销售位于北京和上海的13个办公物业项目,货值达78亿元。首批交易标的是北京望京SOHO、银河SOHO、建外SOHO三大地标建筑,以及上海SOHO东海广场、SOHO中山广场部分物业,交易方式为资产交易和股权交易两种。对于销售原因,潘石屹当时在发布会现场表示,“持有量太大了”“没有任何资金原因”。

黑石集团与SOHO中国早有交集。2018年4月,SOHO中国前总裁阎岩加入黑石集团亚洲房地产部,出任董事总经理一职。这距离其以“寻求个人发展”为由提出辞职仅仅一个月。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蘑菇街实现营收2.70亿元,该数值虽是2019自然年的单季峰值,但仍同比下降26.6%。

2019年6月28日SOHO中国物业销售推介会现场

一季度,黄金价格整体呈上升趋势。年初,国际黄金价格以1517.18美元/盎司开盘,一季度平均价格为1585.22美元/盎司,比2019年同期增长21.58%。

通俗点说,就是“澄清一下传闻”,目前还没有什么需要公布的资料和内容,但是会时不时看看并讨论交易机会。

对此,SOHO中国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何以在电商促销季,营收为自然年最高的背景下,亏损如此严重?

据Wind,SOHO中国转型前曾在2012年拿下了近106亿元净利润,但此后便开始走下坡路。总营收则更是走出了一条下降曲线。2013~2018年,SOHO中国的总营收分别是149.24亿元、63.60亿元、14.04亿元、19.62亿元、22.82亿元、20.89亿元,其中2015年的同比降幅达到了77.93%,近八成。

在具体构成上,佣金收入录得1.4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52.4%,营销服务则为7246万元,占比为26.9%,相较于上一财季的31.9%,下降较为明显。同时,营销服务相较于2019财年同期的1.31亿元,近乎腰斩。

对于该项商誉折损,财报解释称,主要与2016年2月收购“美丽说”所产生的协同效应低于预期所致。之所以协同效应不足,部分原因归结于公司战略以KOL驱动的互动电商模式的新定位,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及新冠肺炎爆发所带来的影响。

对此,蘑菇街方面表示,由于公司集中资源发展直播业务,并在2019年下半年以来加速优化升级商城业务中的商家结构,导致长尾商家在营销服务上的支出减少。

当日,有报道称,SOHO中国正考虑以80亿美元(约627亿港元)出售其在中国的办公大楼。次日早间,SOHO中国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不知悉任何需公布的与集团资产出售相关的资料,但亦表示:“在投资物业组合的日常经营管理中,本集团会不时探讨集团所处主要市场的商业地产市场环境及潜在交易机会。”